收录在《是粥耶,要吃吗?》里的長篇,總共12章,分兩次更新,求評論><


*未來AU


1

黑色的荒漠,阳光也无法改变他如同死亡般暗沉的颜色,周泽楷抿紧双唇,透过护目镜扫视四周,几只潜伏在沙漠下的沙兽5号,才刚冒头就被打落,简单的操作没有费太大功夫,他继续向前探寻,汗水滑过脸庞,最后隐没在衣领下。

左前方猝然闪过一抹光线,转瞬即逝。那场景熟悉的很,他出神地想,但这不影响他标准的应对动作,微微蹲低身子,做好随时攻击的准备。

“……前辈?”周泽楷向前走几步,手中的枪仍然举著,准星却偏移了。

“嗯。”叶修似乎早料到他的到来,从容不迫的对他点点头。倒是他手中的骑士剑开了口:“大哥,这谁阿?”

叶修熟练的用剑将沙虫3号体内的光核挑出,漫不经心地回答:“周泽楷,联盟广告上那个。”

那一瞬间,周泽楷看到十年前,挥手道别时,那人唇角弯起的微笑随著岁月黯淡,在这一天又一次染上了色彩。他从未有一刻忘记,这熟悉的身影。

没怔多久,将左手的碎霜收起,从口袋拿出感应器,他接过叶修随意抛过来的联盟卡,表面纹路已经有些磨损,但在阳光下依旧闪烁着光泽。将圆扁像是扣子似的卡按进感应器上方的凹陷处,幽幽地绿光亮起,他呼了口气,将卡递还给叶修。周泽楷肃立在旁边,带著点无措,心理到底还没反应过来这突然的事情。

他们没沉默多久,叶修就站起身,骑士剑沾了几点血迹,他没太在意,甩了几下便忽略过去。

“这次任务完了?”叶修问。

“没错!大哥好厉害,又突破之前的数据了!”骑士剑答道。

“那当然。”叶修这才转头看向周泽楷,“小周要去劫风?”

“嗯。”周泽楷点头,这沙漠中绿洲也就那几个,叶修能猜到他也不意外。

“那就一起走吧。”叶修说。


骑士剑,或者说无敌最俊朗,一路上充满了他盲目崇拜著叶修的发言,以及少许叶修的回复,他们便没有其他交流。叶修显然不想多谈消失的十年,周泽楷更是不知道如何开口,最后只好让沉默蔓延。

路程不长,他们在太阳西落之前抵达劫风城,叶修从口袋摸出一张卡,和刚刚给周泽楷的不同,深绿色方形状,背面刻印的不是联盟的标志,而是一个像是文字的图案,树叶一层层堆叠,旁边缠著几根荆棘,另一面则是一只象徵著和平的鸽子,温顺的站立在正中央。守卫瞪大双眼,诚惶诚恐的接过卡片,没过多久,便将卡片归还,连周泽楷都沒检查身分,直接放行。

叶修将卡片塞回口袋,若无其事地走进城里,周泽楷跟了进去,劫风城内和外面的风沙完全隔开,里面乾净的不像是立于一片荒漠中,一层淡蓝色的薄膜将强劲的风挡在城外,地面上耸立著几座炮塔,和神之领域的差不多,只是上面绘满了各种独具特色的图样。

周泽楷低垂著头,观察著地面上的纹路,叶修嘴里叼著根菸,开口道:“这些纹路都是魔法阵的一部分。”

“魔法阵?”周泽楷问。

“三族交界处,防备自然高了。”叶修没多说,顺手将手中的烟捻熄,抬脚踏入任务中心。

任务中心由乾艮震三族的建筑大师合力打造,坚固不用说,里面的设备也豪华得出奇。地毯是列屏群山的特产,用山虎5号和狮兔1号的毛所制成,小小一块就要价高达五千联盟币,更何况是一整个大厅都铺满了。

周泽楷虽然来劫风城不是第一次,但进入任务中心倒是第一次,他有些好奇地看著四周,正中央刻著三族族徽的柱子,一个圆形包裹住,上方是闪电交错,右下角是一片天空,一半黑夜一半白天,左下角是叶子堆积的艮字,左右站了代表和平的鸽子与展开翅膀的鹰。周泽楷盯著左下角的图形,才想起刚刚自己对那张卡的熟悉是怎么回事。

叶修熟门熟路的走向右边柜台,从怀里拿出几个色泽明亮的光核:“代号君莫笑,交任务。编号19274。”

“捕获沙虫任务完成,奖励请到旁边自行确认,若有错误可立即回报。”柜台后传来机械平板的声线,随著声音的出现,一个小巧的纸袋从窗口滑落,掉在银盘上。

叶修提起袋子,粗略的检查后便塞进腰带上的小包里,看著空间不大,纸袋却可以完美的塞进去。

“小周?”叶修拍拍站在大厅中央的周泽楷,顺著他的视线,注意到圆柱上的图案,“这柱子有什么好看的?”

叶修是艮族这件事,在联盟内基本上不算是秘密,之前轮回和嘉市合作时他便见过一次。但他记忆中,叶修手中的卡片颜色没有那么深,正面的图案也不是鸽子,是鹰。

周泽楷来回看了叶修和柱子,沉默的摇摇头。


2

“呦,老叶回来了?”魏琛吸了口菸,蹲在兴欣基地的门口,身上披著件斗篷,半张脸都给盖住了。

“老魏这是在门口迎接哥?”叶修故作惊喜地说。

“滚滚滚,谁迎接你了!”魏琛怒道。

“你啊。”叶修说。

魏琛:“……”他就不该开口的。

魏琛果断转移话题,看向站在叶修旁的周泽楷:“你这次又拐了谁回来……卧槽,周泽楷?”

周泽楷对魏琛友善地笑了笑,身为联盟的脸面,一个微笑就能杀死人,可惜现在观众只有两个糙汉子。魏琛脑子里倒是瞬间闪过刚刚在电视上看到的牙膏广告,这微笑,都和广告里那牙只一样“亮”了。

“魏琛,应该听过吧?蓝雨曾经的队长。”叶修没管他,给旁边的周泽楷介绍魏琛。

“知道,埋骨之战。”周泽楷回道。

“哦,那场啊,”叶修瞥了脸上带著得意劲的魏琛,“老魏难得打得不错的一场。”

“靠,哪里难得了?”魏琛恨不得丢一个死亡之门给叶修,当然,只是想想而已,城内可是禁止使用武器的。


垃圾话交流完毕,叶修神清气爽的走进兴欣。

才刚踏入基地,原本安份的缩在剑鞘里的无敌最俊朗迅速的恢复在城外时的多话,和从右侧的小型电动门躜出来的人打招呼:“忧郁你怎么每次出来位置都不一样?天花板上那个小门呢?”

“天花板那个老板娘让我打掉了。”那人整理了下因为躜过门口而有些凌乱长发,“你好,代号忧郁小猫猫,竭诚为您服务。需要治疗吗?”

“不用了,”叶修镇定的将刚从魏琛那里偷来的菸塞进口袋,“忧郁你这安装门的经费又是从谁那抠来的?”

“老板娘藏在床底的私房钱。”忧郁小猫猫回道。

“……”叶修思考两秒,决定当做没听到这事,“给小周随便弄个权限。”

“收到。代号忧郁小猫猫,竭诚为您服务。”忧郁小猫猫接过周泽楷的联盟卡,没多久就将卡片归还。

“小周有预约旅馆吗?”叶修问。

“没有。”周泽楷答。

人在首都,昨晚急忙为周泽楷定好旅馆的江波涛:“……”

“那就先在这住,”叶修领著周泽楷往里走,“不介意吧?”

周泽楷摇摇头:“不会。”


兴欣内部和轮回相比简陋许多,没走多久就到了目的地,叶修用门卡刷了下,走进其中一间。

“晚点问问老板娘有没有其他空房,”叶修将无敌最俊朗取下,塞进旁边的储藏柜里,“没空房的话大概得跟我挤挤了。”

“没关系。”周泽楷没有几秒就回答了。叶修调侃地看他一眼,笑道:“小周下次记者会能回答那么快,记者估计都要感动到哭了。”

周泽楷腼腆的笑了下,没有回应。

叶修也不在意,将身上的披风扯下,随手扔到床上,就招呼周泽楷去饭厅吃饭去了。

说是饭厅,但也就普通的由机器人做饭,像蓝雨那样饭厅有几个大厨掌管当然是不可能的。

叶修塞了碗炒饭到周泽楷手里,自己咬著几个苏沐橙昨天给他买的水煎包,和周泽楷一起窝在饭厅角落的沙发,滑著手机,看看新消息。



夜雨声烦:卧槽!叶秋你居然上线了?!

夜雨声烦:你都多久没出现了!也就上次你窝在劫风城被抓到时冒泡了一次!

夜雨声烦:叶秋出来出来出来出来出来

鬼迷神移:叶秋上线了?不会是被盗号吧?

云山乱:叶神上线?我怎么没看到@@

风景杀:黄少不会是有叶神的隐身可见吧

鬼灯萤火:西思空寂

谁不低头:西思空寂

莫赶回手:西思空寂

无浪:西思空寂

石不转:西思空寂

王不留行:西思空寂

木恩:西思空寂

生灵灭:西思空寂


……


零下九度:西思空寂

沐雨橙风:不是,黄少在我旁边呢。

风城烟雨:难怪。

夜雨声烦:上面的你们都想太多了好吗?你们都在想什么以为我不知道吗?快把你们的心思都收起来。叶秋你别再缩著了!别以为我没看到你在和苏妹子聊天!

君莫笑:再偷窥沐橙的屏幕我举报你阿。

夜雨声烦:靠靠靠举报啥?我还举报你呢!多久没上线了?该不会是被盗号了吧

鬼迷神移:居然真是本人阿

灵魂语者:拜大神

逢山鬼泣:这语气……肯定不是盗号了

石不转:不是盗号。

零下九度:拜大神

涛落沙明:拜大神

君莫笑:是本人,需要我把你的黑历史说出来验证一下吗?

夜雨声烦:什么黑历史?叶秋你别乱说阿,本少怎么可能会有黑历史,你的黑历史还差不多。哎呀让我想起你上次来蓝雨的事情哈哈哈哈哈叶修大大也有这么一天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君莫笑:说话被口水呛到算不算黑历史。

夜雨声烦:…………

君莫笑:呵。

君莫笑:先走了。对了,本名叶修,别叫错了。


3

叶修依然披著昨天的白披风,连服装样式都没换,就只有原本挂在侧腰的骑士剑换掉了,换成了一把没见过的伞,套了个套子背到背上去。

“早上好,在下千机伞。”那把伞礼貌的向周泽楷打了招呼。

“早上好。”周泽楷也回礼道。

这把伞比无敌最俊朗安静许多,至少在他们赶路时没见他开过一次口。



“叶秋你总算来了!欸不对,你现在叫叶修,消失十年居然连名字都改了。等等我上次去找你,居然没跟我说!是不是朋友阿?”黄少天说。

“……我后悔了,现在能回蓝雨换人吗。”叶修真心的问站在黄少天旁的苏沐澄。

“我也想过,不过喻队有事。”苏沐橙配合叶修,最佳搭档的默契可不只在战场上。

“你们什么意思?!”黄少天抓狂。

“呵。”千机伞不愧为叶修的武器,难得开口便是满含“深意”。

被武器嘲讽的黄少天:“…………”队长我能回去了吗?


到底还是要回到正事,叶修带著三人在冰霜森林里绕著圈子,黄少天咬著刚在城里买的油条含含糊糊的抱怨路怎么那么长,叶修没理他,只是低著头弄著一个巴掌大的仪器,不时闪烁著红光。

雪轻轻飘下,散落在地面上,刚刚的足迹被逐渐掩盖。


“滴--”仪器突然发出了声响,原本分散著戒备的三人瞬间将目光转向叶修,苏沐橙放下手中的炮问:“到了?”

“嗯,就这了。”叶修把仪器收起,从口袋摸出卡片,犹豫几秒才将它覆上竖立在一旁的枯木,随著无数齿轮转动的声音,雪地上多了一扇门。

“总算到了,难怪刚外头怪特别多。欸欸说起来这是我第一次来艮呢,这里有啥好玩的?”黄少天好奇的摸了摸那扇大门。

“注意点啊少天,那门会生气的。”叶修说。

“这门还有智能?”黄少天迅速地后退几步。

“骗你的。”叶修镇定的推开大门走进去。

“呵呵。”苏沐橙跟著叶修走了进去,侧头对楞住的黄少天笑了笑。

“呵呵。”周泽楷跟上。


门内和门外就像是两个世界,里面没有白雪纷飞,只有翠绿色的大地与无数高耸的树木,叶修蹲在地上,正努力的从袋子里寻找著什么。黄少天站在离叶修有一段距离的树旁,用手机在群內怒刷三百頁。

“前辈,找什么?”周泽楷问。

“飞船,从这到首都赶时间的话就得用飞船或走魔法阵了。不过魔法阵最近开了限制,非艮族不得使用。”叶修总算翻出来了,那飞船跟片普通的叶子没两样,估计丢在地上都不会有人注意。他把叶片撕成两半,丢到地上,伴随著剧烈的强风,中间突兀的出现一个中型飞船,外型像是鸽子,几根仿真的羽毛也翩然落下。它缓缓张开翅膀,一扇门从翅膀底下展露,一道仿佛幻影的无数羽毛开始从门边飘落,洁白的羽毛往地面擴散,似是拟物一般從空气中变化出一道梯子。

“卧槽叶修这么高科技的东西你从哪生出来的阿?”黄少天惊讶。

“出门前别人给的。”

“……你又认识了哪个土壕?”

“我弟。”叶修说。


4

在他们踏入飞船内时,里面早已准备好食物和茶,低沈平静的声音从驾驶座上逐步开启的屏幕传来:“编号000,代号神说要有光,为您服务。”

“目的地主城,”叶修走到桌旁,拿起一个马卡龙咬了一口,“计算预计抵达时间,准备空房。”

“收到指示。”滴滴答答的声音响起,屏幕上不停刷新著数据。

周泽楷跟在叶修后面,拿起马卡龙,有点好奇地盯著它:“这是?”

“马卡龙,小周没吃过?”叶修问。

“没。”周泽楷吃了一个,“有点甜。”

“这个要配茶的。”叶修拿起桌上的红茶,递给周泽楷。

“……我需要一副墨镜。”黄少天捂住了眼睛,无力道。

“我也需要。”苏沐橙一边捂住眼睛,一边用手机拍了张照片。



早上叶修身上穿著休闲服,睡眼惺忪的从房里走出来,抬眼就看到从对面走出来的苏沐橙。

“哎呀?”苏沐橙看向叶修脖颈上的吻痕。

“……”叶修遮住了脖子。

周泽楷从门内探出来,拿了条围巾给叶修套了上去,叶修扯了扯围巾吐槽:“这天气还套围巾……欸,这围巾怎么凉凉的?”

“雷霆新产品。”周泽楷说。

“哦,你代言的那个。”叶修将围巾缠好,“先去吃饭呗。”

“嗯。”

“你们先去吧,”苏沐橙晃了下手中的手机,“还没给果果报平安呢。”

“好。”叶修顺手牵起站在旁边的周泽楷,“先去给你留个饭。”


刚走进餐厅,神说要有光平板的声音就从侧边传来:“编号000,代号神说要有光,为您服务。食物已准备好放于三号桌。您的脖颈似乎有伤口,需要开启治疗吗?”

“……不用了。”



“嗯,任务要注意的东西都提过了,还有问题吗?”叶修咬著面条,含含糊糊的问著。

“……我们真的是要去打怪吗?”黄少天看向自己的队友,周泽楷正为叶修擦掉嘴角沾上的汤汁,苏沐橙正和楚云秀用视频讨论最近的电视剧。

“都讨论那么多次了,”叶修将碗里的最后一口吞下,“小周虽然是半途加入,但也已经掌握了吧。”

“清楚弱点,装备确认,地图等等就会拿到,还有什么需要担心的?”叶修总结。

黄少天:“……”这轻松的氛围就需要担心了好吗?!

苏沐橙拍拍黄少天的肩膀,笑著说:“没问题的。”

“嗯。”

“放轻松。”

“好吧好吧好吧,我不多说什么了。不过叶修你下次办会议就不能在正式点的地方吗?这桌子还是从餐厅搬来的。”

“会议解散。”叶修端起碗就跑,黄少天的吐槽全当没听到。



艮族住的分散,没有什么固定城市,除了族长所在的主城外,其他地方大多只零零散散的分布著几座树屋,越靠近主城越密集。飞船经过时还有几家的孩子从树屋中探出脑袋,对他们友好的招手。


“快到了,”叶修看向窗外,“稍微准备下吧。”

“嗯。”周泽楷起身收拾桌上的文件。

“等等会有惊喜。”叶修拉上窗帘,愉快的说。

周泽楷抬头望著叶修弯起来的唇角,呆了几秒后伸手把叶修拉到怀里吻上去。

叶修骤不及防,被吻的满脸通红才总算被放开,喘了几口气后才开口:“……小周?”

“没事。”

叶修:“……”好吧,恋人之间是不需要理由的。


5

在飞船上呆了两天的时间,总算抵达目的地,而那里早有人等候多时。那人身上穿著艮族的正式服装,青绿色的披肩上配戴著一枚浅绿色的徽章,但從飞船下來的等人都沒注意到徽章。

第一个冲下来的黄少天,一脸卧槽的盯著叶秋的脸,难以置信的开口问道:“这谁?”说完还为了确认回头看叶修。

“叶秋吧?”作为少数知情人士的苏沐橙镇定的问。

周泽楷没开口,只是侧头疑惑的看向叶修。叶修直接从飞船上跳了下来,旁边走来一人,恭敬的接过他挂在手上的披肩。

“我弟,叶秋。”叶修把手搭在叶秋肩上,开口回了。叶秋对他们礼貌的笑了笑,转头就把原本的优雅形象全毁成渣渣:“混帐哥哥你溜啥呢?!我给你飞船不是让你跑路用的阿?!”

“不是吗?那是我误会了。”叶修走回飞船边,拍拍它的翅膀,又是羽毛散落,最后地上只剩下一片完好的枫叶,他弯下腰把枫叶捡起,“嘛,反正不是第一次了,爸妈早习惯了吧。”

“我不习惯阿!!!”叶秋忍无可忍,简直想把披风脱下甩在他脸上,“你知道我在你那堆文件里还找到两年前的文件吗?你到底有没有在工作阿?!”

“我有阿。”叶修说,“只是没有改文件而已,你不是会弄吗?”

“……来个人把你打死吧,算我的。”叶秋用一只手把脸遮住,不想再面对这残酷的世界。

“打得死我的人还没出生呢。”叶修说。

“……我觉得我的冰雨有点蠢蠢欲动。”黄少天把手扣在剑把上。

“是你的手痒吧。”冰雨开口点出了真相,不愧是剑圣的武器,每次开口都能重伤别人,而唯一的小小缺点就是不分敌我。

黄少天沉默的把自家兵器塞回刀鞘中,他对这世界感到了绝望。那一瞬间,初见面的叶秋和黄少天内心达到同步。

“前辈,”周泽楷突然开口,在叶修看向他时伸手帮他整理了下围巾,“乱了。”

“哦哦。”叶修由著他弄了,在周泽楷要把手收回去时,握住了他其中一只手,“谢啦,小周。”

“不会。”周泽楷弯起一抹微笑,眼睛里全是笑。

其他三人忍不住举起了火把:“……”烧烧烧!




伫立在艮族正中央的大树,抬头看不见顶,阳光被完全遮挡住,叶修接住被风吹落的叶片,这棵树彷佛和其他地方处在不同的世界,独自一人立于寒冷的秋天,佝偻著背脊如同暮景残光的老人。

“开始了?”叶修问。

“嗯,祭司已经准备好了。”叶秋回道。

叶修沉默了一会儿,突然开口:“小点呢?”

“家里呢。”叶秋答道,走到大树前,轻抚过粗糙的树皮,神色柔和。

“嗯,明天别让他溜……”天空突然飘下点点银光,叶修肩上也多了个小小的人,后面一对透著蓝光像蝴蝶的翅膀随著风扇动著,“小点?”

“谁溜走了,明明两次都是你先走的。”他的声音不大,说的也不是大陆上的通用语,却神奇的所有人都听的见、听的懂。

“你怎么下来了?”叶修伸手把小人捧了下来,用手指揉了揉他,“正确来说,我只是走的时候没有叫醒你而已。”

“……哼。”小点一巴掌打在他的头上,当然,打的是叶秋,“这混蛋回来你怎么没跟我说?”他一脸正经的问。

叶秋:“……”怎么躺枪的总是我。


6

没在树下站太久,叶秋领著他们走上阶梯,阶梯是透明的,不仔细看还会忽视它,只有踩上去时才会如泼墨般晕染出漂亮的颜色。

叶秋带著人到第二层,和外表不一样,里面布满了魔法阵,让空间变得比实际上大了许多,叶修和他的三个小夥伴被留在招待室里,叶秋带著其他人离开,小点也早在之前就走了,轻盈的身子摆动几下翅膀,伴随著银光从他们的视线中消失。

叶修踩著毛茸茸的拖鞋,啪哒啪哒的走到沙发上坐下,舒爽的斜靠著,一副大爷样。周泽楷坐在他旁边,和旁边那个几乎要躺到沙发上的不同,他挺直著脊背,研究摆在桌上的杂志,这两个人把招待室里最大最舒服的沙发给占走了,苏沐橙不介意,找了个红色的懒人椅就窝了进去,黄少天被挂在右侧墙上的剑给吸引了,暂时没时间来管这对狗男男。

“叶修叶修,这把剑谁给制的?。”黃少天一边碎碎念,一边又凑近剑想再看清几分,才在剑把上发现三个已经被磨的看不太清楚的字,秋木苏。

“一个故人,”叶修懒洋洋的回答,声音有点模糊,似是下一秒便要睡去,“自然不是凡品,却邪和千机伞都他弄的。”

“……卧槽,这人我怎么没听过?”黄少天问。

“因为他死了。”叶修答道,之后不耐烦的对他挥挥手,“别说话了,我想睡一下。”

“说睡就睡,不愧是出席率不到5%,出席后清醒时间不到1%的神人……”黄少天表示景仰之情溢于言表。



“混帐哥哥你的地图,”叶秋把地图摆到桌上,“目标已经标注上了。”

“嗯,整军出发吧。”叶修正在往身上别著徽章,上面是一只叼著根树枝的鸽子,他张开翅膀,似乎随时要飞离尘世。周泽楷站在一旁,手上拿著浅绿色流苏。苏沐橙和黄少天则围在桌旁研究著地图。

“小心点,”叶秋板著脸,“这次受伤了我可不管你。”

“会成功的。”叶修总算别好了那枚徽章,才抬头对他笑笑,和平时一样,这让叶秋轻松不少。叶秋伸手拍拍他的肩,在擦身而过时,用只有两个人听的见的声音说:“联盟的军队晚点会到,那家伙不会嚣张太久。”

叶修轻笑,算是同意了,没停下脚步,就背对著他扬起右手,随意的挥了挥。


“第五军团听藩团长的,我们嘛,就自由行动呗。”叶修定完计画,没有人反对,就当是默认了。

跟随的团长见过叶修出手,那实力让他打心底服气,根本不会反对他的命令。


“注意点,森林的危险总是隐密的。”

评论(1)
热度(38)

太宰廚。織田作廚。
甜食控。
織太激推的雜食檔。